www.就去干在线观看_操死你_操儿媳妇_操比电影_干美女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shwojv.com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魔王重生 第五章 淫魔大战

时间:2018-09-24 本帖最后由 每天日 于 2017-9-19 16:03 编辑

  从暑假开始这两个星期来,在光所在的县市陆续发生少女失蹤的案件,可以说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警察方面也是头痛异常。
  不过光显然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目前这城市,少女的失蹤人数已经达到十六人之谱。」奈留说道:「再这样下去的话……」
  「那家伙的力量会随着吸取少女们的精气而逐渐强大起来。」光像是不关己事地说道:「最近突然暴增的淫魔兽就是他的手下。」
  「那主人你就什么都不作吗?」奈留问道。
  「怎磨可能,我可不想把人界送给他去统治。」光自椅子上站起来:「只是现在找不到他的藏匿地点,要动手的话没有目标是不行的。」
  「那我去当诱饵……」奈留这句话才刚出口,光立即回绝道:「不行!你们的精气比一般少女要强上好几倍,万一被那家伙吸去,他的力量变强还好,你们可是会直接变成活的乾尸,活不下去也死不了。」
  「只要对主人有所帮助的话,我……」奈留并没有把话说完,因为光已经抱住了她:「我不希望失去你们任何一位,这样的提议就不要再说了。」
  「……是,主人。」被光拥在怀中,奈留贪婪地吸着光那属于男性的体味,回应着光的话。
  「虽然不愿打扰你们……」在一旁用电脑收集资料的若叶带着有点怪异的表情说道:「不过我已经归纳出那些少女失蹤的共通点了。」
  「对……对不起,若叶姐。」奈留脸红地放开光的身体,而光也识相地放开了奈留,说道:「吃醋了?」
  「谁叫你是我的丈夫呢?」若叶回了个暧昧的眼神给光之后,就开始谈正事:「那些少女失蹤的共同点,就是失蹤的地点分布範围不超过五百公尺,而且都是在午夜之后失去联络的。」
  「……和淫魔兽出没的时间一致。」在若叶身边看着电脑银幕的艾鲁美丝说道:「看来塔雷克特的据点应该离那里不远才是。」
  「但是,行动的应该都只是淫魔兽而已,」光说道:「要把那家伙诱出来老实说不太可能。」
  「我先声明,不准用诱饵的方式。」光往房门走去:「我先回去休息了,你们也早点睡吧。」语毕,光便走出房间。
  等光离开之后,在一旁一直不说话的观铃说道:「虽然危险,但是有试的价值。」
  「不行。」若叶回绝道:「光相当重视这里的每一个人,为了目的而牺牲这里的每一个人对他而言是绝对的不值得。」
  「但是再继续下去,只会有更多的少女受害的。」观铃说道。
  「我再和素子讨论看看吧,时间不早了,趁着今天淫魔兽没出现,就好好休息吧。」若叶说道:「老是让你执行任务,老实说我们还真的过意不去。」
  「只要主人能够满意、高兴,我们『四天王』就算赴汤蹈火也再所不辞。」观铃说道。
  「那你今天就去陪光吧。」若叶说道:「我待会要和素子讨论事情,今天大概无法去陪他了。」
  「如果小姐愿意的话……」红着脸,观铃带着笑意回答道。
  只是,在她的心中似乎有个决定慢慢成形……。
  晚上原本是响子陪光的,而当响子已经瘫在床上之后,观铃和绫女就溜了进来,理所当然地和光在床上激烈地大战一般。
  论体力来说,观铃和光可以说是势均力敌,不过一旦加上绫女在一旁「捣蛋」,观铃几乎是一洩千里,虽然让光打出了起码三发的量,但是自己也整个人趴在光的身上,连移动身体的力气都没有,就这样沉沉睡去。
  绫女?光只用触手就让她玩到昏睡过去了。
  早上,光在观铃的套弄之下醒来。
  光并没有说话,只是欣赏着观铃骑在自己身上的那股骚劲。
  「主人醒来了吗?」一旁的绫女也醒了过来-不过她一醒来就直往光的身上爬去,和光作嘴唇舌头上的战斗。
  光对绫女的感觉一向是「富有情慾的浪女」,在做爱时能从身体各处散发出一股异于常人的浪劲,如果换成一般人的话,大概没一会就被他搾乾了吧。(该庆幸自己不是普通人吗?)
  响子?不用说了,以她被称为「处男终结者」的名号来看,「人间搾汁机」的功力只怕和绫女是不相上下。
  光一方面回应着绫女的深吻,另一方面双手也开始玩着绫女的胸部。
  「绫女…你后面让我玩玩吧。」观铃下身被光的分身所填满,腰部随着快感而起伏,手指则是时而抚摸、时而揉捏绫女的阴核(光的触手还插在绫女和响子的阴户之中)。
  观铃这一玩,果然让绫女的屁股扭来扭去的,看起来怪难受的。
  「我来帮你上天吧。」不知何时响子已经醒来,并且跑到观铃的后面,一边用双手玩着观铃的胸部,一边用自己的胸部摩擦着观铃的背:「这样…舒服吗……?」
  观铃没回话,只是闭上眼睛享受着从三方面来的快感。
  不久,像是吻到嘴酸的绫女离开了光的嘴,将胸部移到光的面前,让光舔着,而且屁股也开始激烈摆动着:「主人…我要…再深一点…这样…还不够…」
  而观铃原本放在绫女阴户上的手也移到自己的阴核上努力搓弄着:「感觉…上来了 …还要…用力一点…」
  至于响子也开始有快感了:「嗯…喔…观铃…你的背…磨得我…好舒服喔…下面的东西…也塞的满满的…」
  「主人…我…不行了…啊~~~~」
  「主人…快点…一起…」
  「我也…不行了…」
  「嗯……」结果,四个人一起到达了高潮。
  奇特的是三位少女所射出来的阴精并没有溢出体外,而是被分身(触手)吸收,而分身(触手)所射出的精液也被少女的阴道完全吸收。
  这是由于光持续地将力量一点一滴地「放」进入少女们的体内,结果让她们(若叶和那些魔族少女(?)除外)的体质变得和淫魔族极为接近。
  也就是说,淫魔族特有的「吸取男人精液以增加力量」的技能(?),她们的身体也开始觉醒了。
  当然这么一来光就不能让她们去和别的男人做爱-轻则使男人精气神尽失,像是营养不良的样子;重则使男人精尽人亡,和杀人没两样。
  还好那些少女似乎也知道身体上的改变,倒也没有出现背着光找男人的情况-而实际上现在大概也只有光能够满足她们了。
  光当然也有「吸取女人阴精增加自身力量」的能力,不过对现在的光来说用处并不大-现在的光就算不吃三餐,也有办法把四周的游离能量吸收进体内以便自用。
  而光之所以吸取她们的阴精,只是个必须的过程,对少女们虽然没有益处,但是也不见得有害就是。
  完事后的四人将在浴室清理身体之后,就穿上衣服(还是和前几天一样,只有胸罩和内裤而已),下楼吃早餐了。
  很快的,午夜又来临了。
  就在昨天若叶所估计的区域附近,观铃和绫女正和淫魔兽群爆发一场大战之中。
  虽然以她们两位的身手要清理这些淫魔兽并不成问题,但是和平常不同的是,淫魔兽的数量比之前还要多出十几倍之谱!
  「这些家伙……难不成……」虽然心中怀抱着一股不安感,但是面对如海啸一般涌来的敌群,两人也只得且战且走。
  不走还好,这一走竟然直往区域中心移动!
  「观铃!」
  「我知道!」听到绫女的叫声,观铃知道她想要说什么:「最坏的情况……就是让主人收我们的尸体而已。」
  「不行!就算要收也只要收我一个的就好了。」
  「……当然两个人一起逃出去是最好不过的了。」现在的观铃只恨她自己没有足够的力量,或者说是力量还不够纯熟,没办法保护身边的人。
  忽然,一股奇异的感觉瞬间流过她们两人的身体之中。
  同时间所有的淫魔兽也停止了动作。
  接下来,无力感立即佔据了她们两人的身体。
  「糟了,这是……沉睡的魔法……」来不及做出反应,观铃和绫女已经昏倒在地,沉沉地睡去。
  浑沌之中,观铃彷彿听到绫女在呼叫着自己的声音。
  (对了,我记得我和绫女是在追击敌人时遭到了敌方的沉睡魔法攻击……!!)想到这里,观铃努力地让自己清醒过来,打开双眼一看,只见自己被绑在十字架上,而下方的地板已经被十几位的裸身少女佔满,而且肛门和阴户也都被触手所佔领。
  「啊~~好涨……」
  「嗯…还要……」
  「再深一点……」
  面对下方少女的淫声浪语,观铃并没有动摇,因为她知道这里就是淫魔兽的本处地!
  「观铃!」绫女的声音让她转过头去-绫女也被绑在另一个十字架上,刚好就在她的左侧。
  「你没事吗,绫女?」
  「如果只是被绑在这里算没事的话,算吧。」绫女说道:「不过看这个样子……主使者似乎不在的样子。」
  (……触手是实体的触手……主使者应该在不远处才对。)望着这幅淫糜的景象,观铃冷静地观察着附近的景象:「看起来应该是建筑物的地下室,只是……似乎有结界的关係,无法判别是在城市的那处。)
  「醒来了吗?来自我大哥那边的客人。」随着声音,一个俊美的男子出现在她们面前-虽然俊美,但是光看他下体一堆数不清的紫色触手,以及一位被噁心异常的巨大阳具抽插着的少女,令观铃和绫女生不出一丝好感。
  「塔雷克特?」
  「没错,就是我。」塔雷克特露着微笑坐在椅子上,而少女则是在他的触手带动下,高速地起扶着;不过看少女一副失神般,嘴角还留着口水的样子,显然已经因为高潮多次而昏厥了。
  「你到底想在人界干什么?」观铃见到主使者出现,立即询问道。
  「干什么?」塔雷克特的笑容变的有点邪恶:「我不过是继承淫魔族的王,也就是我们五位『淫魔王』的父亲的意志而已。」
  「……侵佔人界?」绫女一眼猜出答案。
  「那不过是其中之一而已。」塔雷克特说道:「光只是征服人界有什么意思?等一下我吸收了大哥在你们两位所灌溉的力量之后,神界和魔界我都不足为惧了。」语毕,塔雷克特将阳具在面前抽插的少女体内拔出,置在面前少女群之中,然后又从其中「挖」出另一名少女重複着之前的动作。
  「你这家伙……」
  「呵呵,你们身上因为之前的魔法缘故,大概现在连移动的力气都没有。」言语间,塔雷克特的触手已经移动到她们的两腿之间了:「放心吧,等一下你们就会感受到和她们一样的快感了。」
  「开什么玩笑……」观铃尝试想挣脱绑在四肢上的绳索,但是连力气都使不出来,又哪里能挣脱呢?
  相对于观铃的努力,绫女则是双眼注视着身体下方的那根触手(还吐信勒),说是期待不如说是等待。
  随着塔雷克特的笑容,触手的头已经顶到了观铃和绫女的阴户了。
  触手当然不会到此为止-随着触手钻入阴户之中,观铃的心中出现了绝望感:「对不起,主人,我已经……」
  但是,触手连头都还只是进入一半而已,随着触手表面出现像是手抓的痕迹之后,触手就再也无法移动半分了。
  「什么!?」塔雷克特自触手那边感受到了痛楚:「谁!?是谁在那里?」
  「真是的,连我都感受不到,还想要侵佔人界?」随着声音,一身黑色忍服的玛莉绪奈特凭空出现在观铃和绫女的中间。
  「玛莉?」相对于观铃的惊讶,绫女则是喘了口气:「现在才现身啊……我还以为你会见死不救呢。」
  「你们私自改变作战计划,主人当然要处罚一下。」玛莉绪奈特的话让观铃吓了一跳:「难不成从我们昏迷到现在,你一直都在我们身边?」
  「错,」玛莉绪奈特说道:「从你们离开到现在,我们就一直待在你们身边了。」
  「我们?难不成……」
  「出来收拾一下吧,小琴、小曲。」随着玛莉绪奈特的呼唤,双野琴和双野曲姊妹就出现在观铃和绫女的身边-而她们的双手就抓着原本要侵犯观铃和绫女的触手。
  「塔丝?塔娜?」看到他们两位,塔雷克特也吓了一跳:「你们竟然倒戈了?」
  「我们又不认识你……」小琴小曲将触手拉开之后,同声说道:「我们只侍奉主人一个人而已。」
  「好家伙……」塔雷克特将身上的少女丢在一旁,然后露出异常噁心的阳具(还有嘴巴勒),接着就是将所有的触手自少女群中拔出,全数挥向观铃等人!
  「练华!动手!」随着玛莉绪奈特的呼唤,十条锁练穿墙而出,一一将触手打断!
  接着玛莉绪奈特高速冲了出去,一脚踢出,瞬间画出金黄色的新月形剑气,只听得像是金属的互相撞击声之后,塔雷克特已经消失在她们的眼前。
  接着,墙壁崩塌,光和若叶、艾鲁美丝、练华等人走了出来。
  已经被小琴小曲救下来的观铃和绫女一见到表情严肃的光,都不禁跪了下来:「对不起,主人,都是我自作主张……」
  「要理由我听得很多,不差你这一句。」光打断观铃的话,语气十分严肃:「因为你和绫女的关係,使得计划提前一小时……玛莉,你和小琴小曲待在这里等素子和晴香过来解除这些少女体内的制约,若叶和我、小艾要去追那家伙,其他人就清除残存的淫魔兽吧。」
  「是,主人。」
  在某大楼的顶楼上,塔雷克特和光等三人对恃中。
  「你这家伙,竟然和战天使联手……」看着光身旁的若叶,塔雷克特说道。
  「……其实多亏了素子赶作出来的『结界探测系统』,我们才能知道你的据点。」
  光没有理会塔雷克特的话,说道:「虽然计划提前了,不过看起来还满顺利的。」
  「哼!你以为我会这么轻易就败在你的手中吗?」语毕,塔雷克特的身体开始涨大变形,不久竟然变成高达五公尺,背生双翼如蝙蝠一般,青绿色身体的怪物。
  「……为了打倒我,竟然不惜变成原身?」光看到这样子,只是笑了笑,显然并不在意:「结界呢?」
  「早就张设好了。」艾鲁美丝说道:「放心去打吧。」
  「谢了。」道谢后,光朝塔雷克特走去:「很抱歉,因为连我都不知道的原因,我并不能变成『淫魔族』的原身,但是却可以发挥出只有原身才能发挥的力量。」
  「哼!你就和贝鲁沙的记忆一起葬身在黑暗之中吧!」塔雷克特一拳朝光挥去,但是光只是举起手来就轻鬆地挡了下来。
  「这!?」
  「现在我的力量是90%……一般的淫魔族人在这种状况之下早就变回原身了吧?」语毕,光冲上去,一拳就让塔雷克特飞出大楼。
  随着目标飞出去,光双脚一跃,也跟着冲了出去。
  「……还好把结界张大到十公里直径,不然大概一下子就打到结界外了呢。」艾鲁美丝一副「好加在」的表情说道。
  「……问一下,」一旁的若叶问艾鲁美丝,一脸怀疑的表情:「难不成所有的淫魔族不分男女,原身都是这个样子?」
  「不,只有一部份的淫魔族男性会变成这样子。」艾鲁美丝说道:「一般来说,只有淫魔族王家的人才会为了瞬间提升力量而强制变成原身以解放力量,但是因为外型丑陋的缘故,并不轻易发动,可以说是一种外型上的退化模样;而其他淫魔族的人,尤其是女性,则是因为数万年来进化的缘故,已经连这样的变身能力都没有,所以在族里的地位都不是很高。」
  「……我们也跟过去吧。」语毕,若叶挥动着两对羽翼,往光战斗的方向飞过去。
  「我也过去看看好了。」而艾鲁美丝也跟了过去-只见她的背后出现一对蝙蝠一般的翅膀,轻鬆地飞向天空。
  因为结界的关係,十公里之内一点人烟都没有。
  塔雷克特驱动魔力,瞬间无数的光之矢自四面八方射向光。
  「星护闪光壁!」但只见光双手向两侧一伸,淡绿色的光壁立即罩住光的身体,光之矢连摸都摸不到光的身体,全部在光壁之外消失。
  「防护壁吗?」
  「这可不是单纯的防护壁喔,这东西还可以这么做!星灭魔光弹!」光双手往前一挥,护壁竟然脱离光的身体,直直向塔雷克特飞驰而去!
  「这种东西那能打得倒我!」塔雷克特自信满满地一拳挥了过去,却没想到碰撞时所产生的爆炸,竟然炸掉他的一只手!
  「这……怎么会……」虽然说因为变成原身状态,回复力强到可以即时再生受到损伤的部分,但是疼痛感却不一定会随着再生完毕而消失。
  「你应该很荣幸,当我的新招式的第一位试验者。」光的瞳孔已经完全变成了红色,在月光之下像是被鲜血所沾满一般:「就让你尝尝『星之式』的威力吧。」
  塔雷克特并没有细细深思光所说的「星之式」是什么东西,他只知道一件事:面前的这个男人不单单只是吸收了贝鲁沙的力量,而且还发挥得比贝鲁沙本人还要精练。
  想到这里,塔雷克特已经是冷汗直流了。
  在魔界,他的力量虽然足以和贝鲁沙抗衡,但是那也是极勉强的状态之下战成平手,如果以整体的实力来说,贝鲁沙第一的地位是不可能动摇的。
  而现在站在他面前的人类男子,其力量已经比贝鲁沙不知高出了多少,就算以现在原身的力量只怕也拼不过去。
  但,如果不拼,一定会死。
  那,拼下去说不定还有生机也不一定。
  想到这里,塔雷克特决心全力一拼-只见他运起力量的同时,大地也随之在震动。
  「準备全力一拼了吗?也好,就让我试试看百分之百的『星之式』的力量吧。」看见对方準备全力一击,光也不敢怠忽,当下运起十成功力,右手握拳,四周的地面竟然因为光的力量而崩裂开来。
  「去死吧!」打开大嘴,塔雷克特竟然自嘴中吐出绿色的光波,直攻向光!
  「星之式.第三式.星爆崩裂拳!」而光也挥出隐含着强大威力的一拳!
  接下来的景象让刚赶过来的若叶和艾鲁美丝吓了一跳!
  只见光挥拳所打出的冲击波竟然轻鬆地压过塔雷克特的攻击,然后瞬间将塔雷克特完全吞没!
  「这……」来不及发出哀嚎,光所发出的冲击波已经将他完全吞没,接着一道青光直冲天际,许久之后才消失。
  「这是……天之柱!」艾鲁美丝毫不保留地显示她的惊讶程度:「淫魔族……上级魔族的魂……回到天上了…!几乎可以说是不死之身的上级魔族……只是一击,就让他连『魔』的身份都忘记了,就这样回到天上……魂魄的净化之地……」
  「光,没事吧?」若叶看见光站在原地,立即过去问候。
  但是,光并没有回答若叶的话。
  「光?」
  「……和其他人说一声,等事情处理完毕之后,务必不能让关连之外的人知道这件事。」低着头,光自顾自地说道:「那些少女也必须消除掉有关的记忆才行,就让这事件归于平淡吧。」
  「这我们知道……光!?」说到一半,若叶被光接下来的举动吓了一跳-光一说完话,还未等到若叶应完话,整个人就倒在地上丧失意识了。 ----
  「呵呵呵呵……真不愧是被选上的人类。」
  「这是……贝鲁沙的声音?」
  「正确来说,我不能算是贝鲁沙,我只不过是贝鲁沙的记忆罢了。」
  「……你想要干什么?」
  「不干什么,只是想说清楚一件事而已。」
  「什么事?」
  「你应该已经很清楚,你可以把贝鲁沙的力量发挥到原本的两倍,甚至三倍以上。」
  「那又如何?」
  「这就是贝鲁沙选上你的肉体的关係。但是一般人类是没办法像你一样的。」
  「你是想说,我是万中选一吗?」
  「实际上,你并不能算是普通的人类,而这也是贝鲁沙的误算。」
  (难不成当时我能赢过贝鲁沙,并不是因为我的求生意志赢过他?)
  「实际上,在你的体内拥有着三界霸者,也就是神、人、魔的血液。」
  「……你是说我从一出生就不是人类?」
  「在贝鲁沙的记忆之中,也没办法知道你为什么能够拥有这么複杂的血统存在着。」
  (本来还想问你的,这下也没的问了。)
  「因为血统的关係,使得你的意志也超乎一般人,甚至于还能够影响其他人。这也就是为什么『红瞳』的力量在你身上能够发挥到水準以上的缘故。」
  「你该不会想说,只要我想的话,不只人界,连魔界我都可以纳入我的手掌之中?」
  「理论上是可以的。不过以你的思考模式来看,并不可能。因为你压根就没有这样想过。」
  「知道就好。」
  「还是小心一点吧,像塔雷克特这样的野心家魔界绝对不只他一人。」
  「这我自有打算。」